欢迎光临长沙市归国华侨联合会!
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旧网站入口

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 >> 侨界人物风采

侨界人物风采
归侨邓泽平——归来,为人类医药事业奋斗不息

邓泽平:2014年湖南省百人计划专家,2015年长沙高新区“555”高层次人才计划领军人才,2016年湖南省湘江新区双创领军人物,2016年高新区优秀科技人才,2016年度长沙市优秀人才奖。南开大学波士顿校友会理事 ;南开大学特聘创业导师 ;湖南南开校友会副会长 ;湖南大学特聘导师 ;湖南科技大学兼职教授 ;长沙市侨联第十届委员会委员 ;湖南省侨联特聘专家。


在湖南华腾制药有限公司的办公大厅墙上有一行醒目的大字“为人类医药事业奋斗不息”。这是公司董事长邓泽平和他的团队回国创业的初衷。正如一首歌中所唱“我和我的祖国,一刻也不能分割,无论我走到哪里,都流出一首赞歌……”这是无数华人华侨的心声,也是无数华人华侨爱国情怀的表达。多年前,他们“走出去”,多年后,他们“归来”,只因想为这片生养他们的土地贡献力量。

邵东人走天涯

2002年,买完赴美读博的机票后,邓泽平身上只有几十美金了。申请学校要好几万,大学后,他自力更生,勤工俭学,做家教,到化工厂帮人做实验、帮人查文献,一点一滴挣足了出国费用,再没向家里要过钱。邵东人天生爱闯爱打拼的个性同样流淌在邓泽平的血液里,他很自然地想要走得很远。南开大学化学研究生毕业后,他曾在清华紫光的制药公司工作,带领团队开发医药中间体,产品卖了近3亿。这份成果转化的喜悦,为他今后的创业埋下了种子。

读博士期间,邓泽平拿到了奖学金。陌生的环境需要适应,学业和经济压力也不轻,除了上博士课程、做实验,还需要带70多个学生做实验,每个礼拜批阅几百份试卷。这些难处,邓泽平认为“这些困难都是正常的”,他很享受做实验的过程,习惯性在实验室待到十二点后回家,这份勤勉总让导师Thummel非常惊奇。

2004年,还在读博的邓泽平开始办公司、做产品,将学术变为生产力。他自诩为“一个现实主义者”,从大学起,他就一直在思考如何能做有意义的事情,为社会创造财富。“在实验室很多‘BOSS’(学生对博导的称呼)有很好的研究成果,但在发表之后,往往丢入角落里不管了。”现实主义者邓泽平很想将这份“可惜”变为财富。多年技术积累,让他有了实现想法的功底。


“育果”

2004年,凭借专业技术,邓泽平开始做一些美国公司需要的产品。他负责技术指导,在中国加工后,再把产品卖到美国去。2007年毕业后,邓泽平婉拒了很多大的制药公司如默克、洛华、GSK等的邀请,正式开始创业。他回忆道:“毕业时我已积累了很多东西,我判断自己创办公司会比去大公司这条路更好。”在制药公司的工作能成为美国的中产阶级,年薪十几万美金,而创业则要付出很多。“像谷歌、脸书的创始人并没有进大公司,他们都有自己的理念,自己创办公司需要更多理念和创新性。”

刚创业时,公司与麻州大学签订合作协议,可以用学校实验室的设备,这样能节省很多成本。不过邓泽平必须每日奔波于波士顿的家和麻州大学之间100多公里的路上。最初客户不一定那么信任小公司,为积累客户,必须保证产品在速度、质量、价格各方面都有竞争优势,才可能获得订单。一次,为在一个礼拜赶出一个美国排名前十的生物医药吉利德公司的订单,连续一周邓泽平都通宵达旦地加班做实验。而周六通宵完成订单后,休息片刻又要投入下一个订单的实验。

后来,邓泽平的公司开发的产品越来越多,其中以维生素D、有机锡、聚乙二醇、有机硼、生物素为代表的五类产品在业界建立了名气,FISHerVWRSIGMAL、默克、洛华,吉利德等著名制药公司都成为了其客户和合作伙伴,帮助其将产品销往全世界。2008年,邓泽平将公司搬到了全球制药中心波士顿,结束了每天200多公里奔波的日子。

做学术与做商业是完全不同的两条路,做学术以创新为主,做商业则要追求利润、做产品、控制成本,让公司生存下来最重要。邓泽平总结道:“创业就像栽果树,大家共同努力,把果园培养好了,将来就有摘不完的果子。”

归湘创办“华腾制药”

美国公司渐入佳境后,邓泽平产生了把美国最优质的医药技术引回国,帮助中国在这个领域更快地追求世界的脚步的想法。

如今中国的发展越来越好,中西技术与文化交流碰撞产生的火花吸引了许多归国企业家,而归国创业首要问题是选址。为此,邓泽平参观过很多地方,像上海张江“药谷”,泰达园区(天津),苏州医药园,浏阳医药园,最后选定了长沙高新区。他说:“这里是家乡,一个优秀的地方,有山有水,中南、湖大、湘雅医学院等著名学府在人才培养上竖立了优势,另外国家省市对医药方面也越来越重视了,希望在湖南搭建好平台,因此我希望将来能帮助湖南生物医药行业快速发展。”

2012年9月,为在国内创办华腾,邓泽平多次回国跟投资人初步交流沟通,见了十几个投资人,希望能找到“一起来做一份事业,不追求短期利益”的投资人。如今,华腾的估值近2个亿,但在早期,为快速吸引投资,找到理念契合的投资人,邓泽平不得不拉低估值,做出利益让步。2013年,湖南华腾制药有限公司成立,第二年开始试营业。而华腾的生物试剂板块从创业第一年就开始盈利,其附加值高,产品以毫克论,贵的产品一克就价值几万美金。目前,华腾的高端试剂已上市,维生素D、有机锡、聚乙二醇、有机硼、生物素等产品在国内外均有销售。


创业初期,为了尽快打开市场,华腾参加了拉斯维加斯CPhI(世界级医药原料会)产品推广会。会间有四五百个展位,邓泽平一个一个地去拜访,向人推介产品。三天展会期间,他一天就要谈上百家公司,谈得嗓子都哑了,但最好的回报,就是让客户了解了华腾的产品。“付出总是会有回报的”,邓泽平说道:“我们就是这么一路艰苦地、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地走过来的。”

像掘井般奋斗,回报祖国

在回顾回国创业的动机时,邓泽平说:“当时我的爱人在哈佛工作,我们经济条件很好,可能比95%在美国的中国人都要过得轻松。而我真正想做的,是把美国优秀的制药技术带回中国,帮助我们国家在这个领域更快地追赶世界的脚步。”

华腾的大厅中挂着一块“以客户为中心,以创业者为本,坚持艰苦奋斗”的书法牌匾,邓泽平说:“这句话对我们这种一无所有、白手起家的人是一种激励。”创业对他来说就像是挖一口井,这很形象地诠释了“坚持艰苦奋斗”。

从查文献,设计路线,做小试中试,到放大生产,医药产品可谓研发难度高,时间长,耗费精力多,一个产品经历了十次,甚至几十次的实验都不一定会成功,邓泽平说:“有些产品可能要二三十步,做到十几步,把你挡住了,整个实验可能就失败了,一切又要回到原点。”因此医药行业创业者必须具备坚韧的毅力。

药品分为仿制药和创新药,而做创新药是发展医药实力最关键的领域。改革开放三十年来,中国最基础的东西成长了很多,中国有几千家制药公司,在仿制领域和技术开发上都非常优秀,但创新不足。对此,邓泽平希望以国内新药开发公司为重点客户,为其提供高纯度、高产的优价产品,帮助其加快中国新药开发速度,降低成本。他介绍道:“我们做的产品是帮助新药开发的,一般到国外去买,不仅价格贵,时间也比较长,因此新药的开发成本会很高。如果有公司用我们的产品,他们的成本会降低,开发速度也将加快。”


如今,作为湖南甚至国内大健康产业的领头羊,邓泽平凭借海外的求学背景和广阔的国际视野,积极开拓国际市场,不断寻求技术突破,研发出越来越多中国原创的药品。现在华腾拥有150多人的高学历科研团队,200多项发明专利,搭建起4000多平方米的生产研发基地,通过了高新技术企业认定、ISO9001质量管理体系认证,组建了以中国科学院院士席振峰为首的院士专家工作站,拥有缓释与长效化药物湖南省工程研究中心,与国内外上千家公司都是合作伙伴。未来,华腾将力争成为全国生物医药试剂的龙头老大,用五年时间把公司做到上市。同时,华腾制药还将联合方盛制药、三诺生物,大邦制药等湖南众多医药公司,打造一个中国一流医药技术平台,帮助高校实现技术产业化,将更多象牙塔中的好技术用于生产实践,为祖国的生物医药产业快速发展贡献力量。




2015 © All right reserved  版权所有:长沙市归国华侨联合会 技术支持:长沙浩维